联系我们

Contact us

18223540042

重庆渝北区圣聪路30号万邦.国新中心B栋4、5楼

马甲文化对话伍度造设杨建勇:疫情对农业&农旅的影响

发布人:admin 浏览次数: 0   更新时间:2020-03-17

新冠肺炎疫情成为搅动2020年中国经济和社会的最大变量,旅游行业更是因此受到严重冲击。旅游业是中国西部的核心产业,面对疫情带来的危与机,抱团互助才能共克时艰。文旅行业存在哪些风险和机遇?危机当前,切忌空谈。

 

西部文旅有很多优秀的实操者,我们邀请在文旅产业深耕多年,富有成绩的精英们带头分享,帮助西部行业尽快实现融底反弹。

 

今晚邀请到的嘉宾是我的老朋友,农业营销领域非常优秀的专家——杨建勇。从业二十余年,致力于休闲农业、创意农业、乡村旅游的策划与规划设计及运营管理,并摸索出了独特的商业模式设计理念和创意产品的交互设计理念。参与了多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农业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示范项目,并在全域旅游、文创开发有多年实操经验。所以是实操型专家,不玩虚的。

 

对话杨建勇,探讨疫情对农业产业及农旅的影响和相关建议。

 

文 | 马甲文化创始人 罗渝

 


 

罗渝:

杨建勇是中国农业农村部休闲农业专家委员会专家委员,所以是农业与旅游交界领域的专家,同时还是中国旅游协会专家顾问,与文旅是高度交联的。另外,他也是一位极优秀的策划人,在全国创意农业大赛做专家评委,也是路透中国农业专家顾问团成员。

关键是颜值还不错,虽然被岁月毁了一点容,现在我们欢迎杨建勇,和大家打个招呼吧。

 

杨建勇:

大家好。我是杨建勇,也是罗渝的老朋友啦,非常高兴今天晚上有机会和他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和大家交流农旅和农业,以及我们未来乡村的发展方向。

 

罗渝:

建勇其实也是互联网专家,他以前是重庆网通宽带网络公司首批大客户总监,对互联网很熟悉。

 

杨建勇:

其实在罗渝前一两天邀请我的时候,我也在参与各种直播的授课,趁着这段时间,在家闭门修炼,写心得体会,同时也一直在关注疫情对农业和农旅的影响,以及未来发展的方向。

这次交流也想从各位朋友同仁的观点中,吸取到好的经验,因为目前我正在参加一些重要的乡村振兴规划和实施方案的编制,以及项目的落地运营管理工作。

 

 问题一:疫情对农业的影响?

 
罗瑜:

好的,你是有备而来。那我们就不客套了,我来代表大家问问题。

先问一个大家最关心的问题,这次这次疫情对农业、农旅带来的影响有哪些?因为你是国家专家,所以请先讲讲你对中国农业经济整体影响的估计。

 
杨建勇:
这次疫情对农业的影响,犹如给现代农业的发展添加了催化剂。按照农业的发展现状来说,本来农业农村应该是在持续稳步在发展的,但是相信这次疫情过后,更多的农业应该在做伪存真的事情了,因为很多问题已经凸显出来了。基于我个人是比较反对所谓的用互联网思维来看农业,因为农业是一个系统工程,互联网仅仅是做农业的一个工具而已。
 
农业体系的结构算法里,我认为这次疫情对农业的影响是短暂的,且具备促进作用的,只不过对于服务性农业会造成一些影响。但总体对服务性农业来说,还不如去年的大棚房,大家应该知道去年的大棚房事件,对我们很多做休闲农业和农旅的人士冲击是最大的。
 

从2018年开始到2019年,国家在农业农村方面提出了两项指标,一个是脱贫,一个是乡村振兴,但是近期年初国家又提出了城乡融合的试点方案。为什么说这次疫情会对农业农村发展有促进作用呢?以前我们的城市发展是快速的,而农业农村的发展相对滞后,不能同步。这次疫情让一切慢下来以后,反而有机会去思考如何让短板发展起来,因为这是战略性的根本。

 

我想给大家提一个概念,叫做粮食的战略储备
 
其实大家这次感受也非常深,就是在家里边不出门,一天到晚琢磨的是什么?首先就是我有吃的,然后就是怎么能够买到吃的,以后我做什么好吃的?我相信这次疫情以后,在座各位都会成为大厨。而且我昨天还跟一个朋友玩笑,这次疫情出来以后,大家估计都不会去饭馆吃饭,首先都会参加一个家宴,来展现自己的厨艺。
 

我们的农业生产和粮食储备一直作为国家战略性储备。从战略上来讲,我们看到的每一次贸易战几乎都是和农产品相关的。在农业的生产链上,农业的发展一直有上游、中游、下游三个阶段,上游做研发,中游做生产,下游做深加工及销售。做上游研发门槛太高,投入比较大,但商业利润比较高;做中游生产是可以持续稳定的发展,但所面临的是标准化、规模化的问题;做下游深加工和供应链渠道的,相对利润空间也会较高,但市场风险从现在来说不可控。

 
所以提到这次疫情对农业的影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回归本源、去伪存真,农业肯定会回归到它本来的该有的产品路线上来,从质量、安全到生态保护。以前我们很多局外人给农业赋予很多概念性的包装,都想以其他方式来诠释农业。就像前两天,也是农业专家和四川省旅游协会的一个领导,我们在一起聊,他就说,把李子柒作为中国乡村代言人。当时我就说李子柒肯定是乡村代言人,她是文化代言人,但是她一定不是农业代言人。
 

第二个我想到的就是如何利用现代科技力量给农业赋能。因为这次疫情,我们被关在家里,大家会看到要保证我们所有的粮食蔬菜供给,其实有一个非常关键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农业大数据。目前来看整个供应链渠道的畅通是有问题的。如果大家更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以后,那么从国家层面也会关注这一点。

 
 

 问题二:疫情对农旅的影响?

 
罗瑜:

这次疫情对农业的影响是去伪存真,科技赋能。

那么,疫情对于农旅板块的影响如何?例如涉及到农业的旅游项目,哪些影响比较大?

 
杨建勇:
我想这次疫情对农旅的影响并不是破坏性的。农旅在没有疫情以前,我们看到有很多企业也是昙花一现,做得好的还是做得好。我相信这几个月,能够做得好的企业一定能够坚持过去。
因为我认为农业加旅游这个课题,如果没有农业基底,没有农业自身的产业作为支撑的旅游,是不会长久的。

 

我们也参与了很多全域旅游、乡村旅游的项目,本身也在实操项目,旅游概念赋予农业的意义,对城里人来说,特别是在这次疫情后,我认为是会去思考我们到底需要换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前几天和朋友聊天还说到,如果现在能回到乡下,有一块地,有一个房子,人也不用动,大数据还能监控到我们,我们还真能待得住。但如果在城市里关着,老年人可能待得住,年轻人是真待不住。所以说农业和旅游的融合,还不如说农业和我们城市人未来生活的一种融合。
 
从乡村振兴开始,国家现又提出了“城乡融合发展”。以前我们提的叫做“城乡等值化生活”,但是城乡融合发展更具备更深层次的含义。去年我们正好参加了一个国家田园新区——西咸新区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编制工作,这个战略编制就是以城乡融合发展进行定位的,赋予创新田园城市发展的新内涵。
 
我想未来农旅的发展方向,可能和城市人更多想要寻求一种安全感有关。这种安全感在这次疫情里表现特别明显。尽管我们被关在家里,其实是没有安全感的。在城市供给和配套里有很多缺失,这些缺失在哪儿能找到弥补?
 
目前来看还只有在农村这块净土。所以,大家在做农旅项目的时候要有信心。但是,也一定要注意,因为很多农旅项目也是自己被自己“玩”死的。 

 

 

 案例:山西安泽县飞岭村 

 

杨建勇:

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我们在山西省的安泽县做的一个乡村振兴示范项目。其实这个项目我当时特别不愿意提示范,因为我个人认为乡村振兴是没有模式可寻的,我们只有在实践当中去探索。从“乡村振兴20字方针”,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共同富裕,每一个四字里,我们都做了一些尝试和践行。

 

我们在做这个点的时候,首先启动的是产业的提质增效。我们启动了一个高新品种红肉苹果的繁育,从技术引进到营销通路的前期工作,打通红肉苹果的营销通路建设和前期一系列的工作。

 

在生态宜居方面,我们就地取材,进行了乡村环境综合整治,同时为了壮大集体经济,以集体经济为平台通过合资的方式成立了三个公司。
 
第一个是解决体制关系问题,成立乡村旅游发展公司,它是对发展和乡村土地资源的集合及有效利用。

第二个是解决发展问题,成立农业发展公司,通过现代农业的生产管理方式,对农业产业进行了整体升级改造。

第三个是解决产品内容支撑,制定乡村人才发展计划,我们当时做的产品叫做小村落大课堂,主要是针对从事农旅和乡村振兴行业的人来做线上到线下、从理论到实践的长效培训。

 

我的这些分享,其实只是把我们在做的一些做法简单地给大家做交流。我觉得从事农旅的人一定要有信心,这次疫情只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实际上,国家从去年开始,已经着手为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发展,准备了大量的相关政策和资源,来解决中国的城乡融合之道。

 

前几年,从各个层面都还在最农业农村的发展进行模式探索,对于农业和乡村的发展都有很多选项。但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在经常参加的一些关于国家政策性讨论会中,感觉到国家在方向是明确的,一会儿我会跟大家交流。

 

罗渝:
那么这次疫情,对你山西这个农旅项目有什么影响呢?
 
杨建勇:
其实这次疫情对我们的项目来说影响并不大。唯一受影响的就是民宿板块。从生产角度来讲,其实影响不大,反而是检验了我们很多东西。比如我们做这个村,是运用了农业大数据和人口大数据覆盖的地方。这次在做防疫工作时候,一下就冲到了第一线,管控非常成功。
 

最近我都是关在家里,但是山西这边很多朋友都邀请我过去隔离,说这个村那么好,你不如过来在村里边隔离14天,你就天天开直播给我们讲吧,同时还可以再讨论讨论问题。

 

罗瑜:

对,田园综合体,是最完美的隔离生活区,某种意义上,还会增加顾客对田园的向往。

 

那么山西项目的损失只是在住宿版块,而由于你们系统中有一产二产,所以影响很小了。

 

杨建勇:

对的,某种程度来讲,我们向往的乡村生活,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安全感,第二个才是一种体验,心灵的感触等这些方面的东西。其实,我这次感受最深的是当所有人都被关在家里时,大家都在团购抢菜,因为我们首先想的是吃的东西。在农村一定没有这个问题,只要你是个勤快人,你就能保证自己吃得饱,而且还吃得好。

 

我们受影响的只有住宿板块。相对来说,这个项目比较特殊,因为在北方,北方的冬天正好是冬歇期,所以对一产、二产几乎影响为零。

 

所以这次疫情,对生产性农业的影响其实并不太大,主要影响在于服务性农业,涉及到做乡村旅游、亲子、研学的,影响会比较大,还有一些做种植类的,就是散户种植,影响比较大,因为营销通路受影响。但是,我们也一直在服务于一些大型农业企业,其实对他们影响不算太大。反过来说,他们从这次疫情中,还对农业产业的高质量发展做了深度思考。

 
 

 企业到乡村搞农业存在的问题 

 
罗渝:

你知道,中国近年有大量的企业进入乡村去从事生态农业、观光农业,其实有不少问题,你认为这些问题哪些被疫情加重了?

我多次遇到建勇劝一些企业家不要盲目搞农业,群里有两位朋友的农业项目就被建勇否定过,果然后来都损失严重。

 
杨建勇:
其实我觉得,从事农业的有几类人,第一种是有情怀的人,自己编制了一个田园梦想,但在实践中被现实情况打得支离破碎。第二种是有投机思想的从业者,他们用传统的城市发展思维去思考农业问题,更关注的是补贴、土地问题,用这种思维去做会忽略农业最根本的东西,是做不长久的。
 

很多做乡村旅游的人,都在用城市发展的思维去算账,土地多少钱一亩,我怎么样变现,怎么样开发,其实农业的发展思维不是开发思维,农业如何发展有它的临界点,这和产业容量、人口容量有关系,也和未来供给侧方向的数字容量有关。算账一定要算清楚,光有情怀不够,还要有有效管理能力和战略性思考能力,要不然拿一万亩地发展什么产业,很容易就是政府告诉你这个产业有多么的好,你就去做了。但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产业给你带来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做农业一定要学会用商业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同时要有持之以恒的信心。现在我看到真正把农业做好的人,首先他的心态是比较平和的,其次他一定要有匠人精神,没有匠人精神的人去玩儿农业,他玩儿不动。就像我们团队里很多人,他们从一线城市到农村去,一待带可以待一年。我想反问,那些从事农业的人,你们到农村到底有多久?
 
当然了,如果大家对农业仅仅是有兴趣或者有情怀,就像海子写的诗一样,我到农村去生活的目的就是为了过一种乐观的生活,只要不把它商业化地去做,不要去想挣多少钱,其实我认为是可以做的。但是,当你真要从事农业和乡村建设的时候,那么,你的算账的方式和理念一定要发生变化。
对做规模化农业开发的和乡村文旅的人来讲,其实也很幸运。不管有没有这个疫情,其实已经到了临界点了。大家会看到很多传统地产公司,他们都成立了农业方向的公司,都准备进入了。但是他们现在最缺的是一群“干脏活儿”的人,是一群对农业、农村真正了解又能够和国家政策相结合,同时又有自己完整系统性思维的人。
 
在这次疫情中,今天上午我还在跟几个专家讨论,农业的高质量发展到底是什么?特别是基于目前供给侧改革这种情况下,农业农村的高质量发展到底是什么形式?
 

我们在其中理了几个关键词:提质增效、科技赋能、订单农业、精准农业、功能性食品。

 

 

 对农业、农旅经营者有哪些建议 

 
罗渝:

此次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简称“疫情”期间,农业电商好像突然被激活了,出现一些农业项目联系我们策划机构,纷纷想通过零售电商挽回部分损失,你对这个事情如何评价?这会不会是中国农业整体营销现代化的一个开始?

 

杨建勇:
经过疫情期间的限行和闭关,大家生活和工作中也面临和看到了一些线上需求和问题,农业电商是其中之一。我们最近也做一个调查,关于消费购物习惯的改变,从身边人开始再广泛扩展,简单举例就是怎么改变我们买菜习惯,大家好像算是看到一点曙光吧。实际上,以前做农业电商的人的是比较辛苦,因为农业本来的利润并不高,特别是在生鲜行业这块,所以这次呢,我觉得农业电商不是个新课题。
 
对于大家来说,农业电商这个词并不陌生也不新鲜,早在几年前,不管是从地方政府还是从供销社渠道方面都建设了大量所谓的农业大数据和电商平台。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大数据和电商平台的应用程度都不高,有两个痛点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一个是大数据资源的上下行,第二个是产品和运营的内容没有专业团队支撑。其实在电商和农业之间,要去激活它们,有若干环节缺损,现在我们是能预见和发现的。
 

这个环节包含两个因素,第一是农业的供应链体系建设,目前为止,我们中国一直在提现代化农业,围绕这块来讲的话,我们中国是现代农业的设施搭配了小农经济的做法。第二个就是运营管理人才的缺失,我曾见过一个搞笑的招聘,是我们某个区县要招农业电商平台的技术人员,他们开的薪水多少呢?是两千五的底薪,再加奖金,虽然奖金多少暂时无从可知,但当时我就和他们领导开玩笑说,底薪两千五你可能招不到做农业电商的人吧。

 
我们再来谈谈供应链体系方面,现在是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政府主导的大供应链系统,从田间生产到到中央冷链再到终端市场的一个大供应系统解决,就是我们的冷链仓储等。第二个方向是以合作社为基准的,建立了很多小型供应链配套设施。那么,在供应链系统建起来以后呢,其实是有很多的要素并不支撑,就说一个最直接的要素问题,是这类供应链系统建起以后使用成本太高。
 
为什么呢?只举一个例子,目前我们在农业设施建设方面,几乎所有的像冷链冻库这类设施它目前有一个用电指标,这个用电指标依然还是用商业用电使用的。
 
最后针对罗渝提到的农业营销的问题,我认为农业营销的转变无非就是一个篮子装到另一个篮子去,但是呢营销最本质的东西还是在产品端,当我们中国农业的标准化体系无法建设的时候,也就是所有的标准没有起来以前,那我们的产品依然在非标的情况下去做营销,是有问题的。

就我们农产品标准化来讲,我们应该采用过程标准还是结果标准,这个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罗渝:
在此做个小结,农业其实不是一个行业,从1产、2产到3产,农业的跨度很大,所有生存手段也很丰富,因此农旅受到的影响可能是比其他旅游产业小很多的。
 
农旅经营者必须要结合这个复合能力去思考,不能单纯当成地产、或者旅游。
 
杨建勇:
对,农业农旅对我们来说是个系统工程。对于从事农业农旅方面的人,首先你要思考在哪个节点上面去找到自己合适的生存位置,这个是最重要的。因为我们中国农业大国,包括全球范围来讲,农业人他都有各自的生存之道。回到本质的问题,无非是从产品到产业再到通路,这是需要一个时间段来建立的,不能操之过急。
 
此次疫情对大家从事农业生产的人来讲,这也是一次反思,因为广大消费者已经在家里被憋坏了。今天上午我们家70多岁的老太太,都开始问我怎么从网上下单购买蔬菜。
 
大家想一想,随着部分消费意识的转变,从团购到拼单,再到河马直送、京东直送、永辉买菜等等的发展,已经让全民消费习惯开始转变。那么在这里边我们怎么来找到适合自己的商机,这是我们的农业人应该去深度思考的。
 
 
 疫情周期会持续多久?
 
罗渝:
请你估计一下,对农业链条上不同环节影响的周期?哪些环节会较快恢复,哪些会持久影响?
 
杨建勇:
此次疫情对农业农旅的影响有限,至少个人观点是这样认为的。所以我相信疫情过后,迅速会有一波涉及农业产业链的项目产生和利好消息,都会从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的课题开始。

 

那么要说疫情过后的工作恢复,哪些环节会较快恢复呢?
首先我认为应该是从生鲜供应的B端开始。如果做生鲜直供、农产品直供的,建议做大B端,粘连C端,应该是最直接有效。而从事于农旅行业的投资朋友们可以这个时候静下心来,认真思考乡村振兴,一二三产业融合这方面的一些产品的问题。争取在疫情结束以后,成功搭上国家红利的顺风车。
 
 

 预计有哪些利好政策?

 
罗渝:
最后,请你结合曾参与过十三五农业政策制定的经验,以及国情和国际局势的了解,能否在不涉及保密的情况下,透露一下个人对国家政策导向的猜测?
 
杨建勇:
现在做农业旅游或做乡村旅游,正赶上一个风口,这个风口它并不受此次疫情的影响。因为我们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基于供给侧的改革,其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层面,就是在乡村和农业。
 
十三五已经接近尾声,十四五正在紧锣密鼓的编制中,建议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有两个重要的政策,一个是国家乡村振兴的战略规划,一个是国家城乡融合的发展规划,目前涉及到农业乡村发展里面,国家在这里面提出了几个关键词,特别是今年的1号文件:
 
第一个关键词是“产业发展”,产业到底该怎样发展,在产业发展里面,我们讲提质增效和食品安全已经放在了非常重要的地位,订单精准、绿色已经成为了农业产业发展的关键要素;
 
第二个关键词“农业大数据”,就是在高质量发展基础上,关于农业大数据的应用,从农业物联网包括其他体系,国家在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的并且正在加追。目前中国做农业大数据和农业物联网,唯一缺乏的是什么?我给大家举个对比概念,比如医院,过去看医、检测、开处方是在一起的,现在医检分离,农业同样面对这样的问题,就是大数据采集完,到后端反过来对产品做研判的时候,对各种防控情况采取措施的时候,目前是谁来问诊,在这个问题里面个人觉得商机是非常多的,大家一定要关注大数据领域;
 

第三个关键词是“农业营销”,关于农业营销和信息化平台建立,这个方面来讲,其实我们已经看得出面对此次疫情,对农业的对我生鲜配给的问题在哪儿,主要就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信息不对称这个问题,伴随中国农业发展多年了,通常表现在我们所看到的的网络数据往往都存在虚假成分,或者是不准确的。

 

还有一个方向是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涉及到比较关键的核心,就是土地问题。在永久基本农田划定以后,国家在乡村振兴战略基础上,很多地方都在就城乡发展做出相应规划,在土地利用上给出了明确的指标。大家可以认真看看这方面的材料,这是促进农业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一个关键要素。
 

个人认为在今年农村土地的利用上一定会有所突破。这个突破可以从几个方面解读,首先,目前涉农用土地部分已经把我们所谓的配套设施用地部分给出了明确的修正,国土法已经提前修编,大家可以学习一下;其次,涉及到关于农村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入市,全国范围做试点,有几个地方的试点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大家可以关注一下离我们比较近的重庆大足和四川省泸县。